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歧視和威脅中堅持跑下去 阿富汗女將參賽田徑

別人來參賽,只需搭一班飛機,她來參賽,卻跨越了死亡與歧視的距離。

    塔米娜·科西斯塔尼是阿富汗代表團唯一的女將,用她自己的話來說,“我能來參加奧運會就是一個奇跡。”

    場景1 喀布爾體育場

    歧視和威脅中

    她堅持跑下去

   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奧林匹克體育場,藏匿在一片被戰火徹底摧毀的民房中,四周隆隆的炮聲,是天然的“音響”。塔米娜不會忘記那一天,在傷痕遍佈的體育場,只有她一個女人在孤獨地訓練,汗水濕透了頭巾和身上的長袍。訓練結束後,她回家的道路被一幫兇神惡煞的足球和網球愛好者堵上。他們輕蔑地朝她吼叫著:

    “你不可能在奧運會上贏得獎牌,這不是你的事!”

    “阿富汗女人出去跑步對我們沒好處!”

    “躲到男人身後去!”

    瘦小的塔米娜憤怒地喊叫“我不會再回來了!”她在心裏說,“我再也不要見到這些人。”

    然而第二天早晨,她又回到體育場訓練。她說,如果自己不跑,還有誰能告訴阿富汗的婦女,她們也能跑步?

    在仍處於戰爭陰霾的阿富汗,遭遇路邊炸彈、榴彈炮,甚至是不明來路的流彈都可能是分分鐘的事情,這裏是各種襲擊和巷戰的天堂。上至官員、下至平民,生存都顯得很奢侈,而追逐自己的夢想,簡直像天方夜譚。

    塔米娜是阿富汗歷史上第三位參加奧運會的女運動員,這是因為在塔利班時代,女性被禁止參加運動,即便現在改朝換代,塔利班仍多次威脅參加奧運會的女性。整個阿富汗國內均把女性參加運動視為莫大的禁忌。歧視不僅來自男人,許多女性也不理解塔米娜。她們同樣辱罵她,認為她不遵從穆斯林的禮節,她錯得太離譜。

    但22歲的塔米娜依然倔強地說,“我要堅持跑下去。”

    場景2 家裏

    從籃球到田徑

    家人一直支持

    念中學的時候,塔米娜愛打籃球,但她一直是隊伍裏最糟糕的一個,經常被隊友們呵斥。這迫使她重新尋找一個新的專案,在她幼小的觀念中,這種運動應該可以獨立完成,而且,不需要依賴別人的幫助便可以成功。

    2004年,14歲的塔米娜找到了這個目標。她在觀看雅典奧運會的時候,看到了當時的阿富汗女運動員羅比娜跑100米。後者奔跑的姿態像飛鳥一般,如此自由。塔米娜當下就決定,自己也要練習跑步,也要參加奧運會。

    幸運的是,塔米娜有開明的父母。他們鼓勵她追求自己的夢想,為她提供支持的力量。她的父親是個員警,儘管一開始並不贊同女兒參與運動,但看到她如此熱愛跑步,父親屈服了。

    父親告訴她,“總有一天你會達到你的目標,不要停下來。”這是促使她堅持到今天的原因。沒有塑膠跑道、沒有固定訓練場地,沒有私人教練和營養師,前一天跑過步的廣場也許第二天就被炸成廢墟——這一切都沒有阻擋她。

    “她有堅強的意志力,”哥哥回憶說,“她擁有天分,她希望改變社會,希望獲得自由,她將會讓阿富汗變成一個自由的社會。”

    場景3 倫敦

    百米成績15秒

    為女權而參賽

    倫敦奧運會開幕式,她終於站在倫敦碗內,眼淚再一次填滿了她的眼眶。這個運動場內彙聚了全世界最好的運動員,人們興奮得臉孔發紅,熱情歡樂的喧囂填滿了每一個空間,作為阿富汗6人代表團中唯一的女運動員,戴著頭巾的她再度哭了起來。

    “在我的國家,女性有很多問題,每一分鐘,在每個省,就有10個乃至更多的女性死亡,因為她們罹患了各種疾病,”塔米娜表示,“我認為,最好的辦法是——通過運動,而不是藥物,讓她們健康起來。藥物或許能讓她們獲得短暫的健康,但運動才能長久地保證她們身體強健。”

    塔米娜說,她會戴著頭巾參賽,因為她來自一個伊斯蘭國家,“我從不認為這身裝扮會給我的跑步運動帶來困擾,這是我身份的象徵。”

    塔米娜的百米成績是15秒,比世界紀錄慢了4秒多,儘管她絲毫沒有獲得獎牌的希望,但她認為“我來了,我見證了”比“我征服了”更為重要,她說:“我知道要贏得奧運獎牌非常難,但我更希望為阿富汗女人開闢一條新路。更何況,對於我來說,來到這裏,就像是贏得了一枚獎牌一樣。”她曾經把“夢想成真”一詞當做座右銘掛在自己的房間裏,現在,這個橫幅也被她帶到了倫敦。

    對她來說,女性擁有平等的權益,比什麼都重要。她說,女人不能被關在房間裏,不能上學,不能參加運動,甚至不能見天日……這一切都將改變。這才是她冒天下之大不韙,頂住一切壓力和阻礙,穿越死亡和歧視來參加奧運會的真正目標
返回列表